01_消失的泠一

这里泠一ww(最近重陷陈年冷坑薄樱鬼
吹爆ATR/そらる真是太好了/世界中心まふまふ!!
刀剑乱舞游戏&花丸&活击&舞台剧/被被!!
荒牧真是太可爱了!小演员是世界的珍宝
松家末子推/oso推/所以吃红松(喂)/还有110松
钢炼!!银勺子!!我爱牛姨!!!
JG佐三/可能更喜欢结三(只是没粮吃)
小排球二传推全员推/菅原天使/月月帅炸
还有快新/柯哀/dover组/极东/雪兔组/等等等等

【审x极被】连续晚归会解锁怎样的被被

·男审x极被(注意!)



最近,这个本丸里一直冷冷清清的。

虽然每日的出阵和内番都有安排,乍一看似乎和往常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其实审神者这几日白天几乎没有出现在本丸过。要不是他每天深夜回到本丸,山姥切都快以为审神者要抛弃这里了。


第五天夜里,山姥切像往常一样叮嘱晚归的审神者早点睡觉后,就要转身离开。

“你生气了吗?”审神者一把拉住他。

山姥切愣了一瞬,随即一偏头答道:“没有。”


“是因为我最近回来太晚了,还每天把文件留给你一个人处理吗?”

“都说了,我没生气。”


“都相处了这么久了,你觉得我连这都看不出来吗。”审神者无奈道,“最近有点突发状况,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早出晚归……”

然后审神者自顾自地解释起来,时不时还夹杂着抱怨时之政府总是派人去干一些苦差事之类的话。


“可以的话我当然想整天和山姥切待在一起啦!”审神者突然爆出这一句话。

“唔!”山姥切睁大了眼睛,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失去了被单的掩护,山姥切只得抬手挡脸。

但毕竟是极化回来的刃,尽管耳根都红了,他的理智还没有完全飘走。


“我知道的……”山姥切说。


“那为什么?”


见山姥切不回答还转身就要去拉开纸门,审神者一手抓着他的手腕拉向自己,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亲了上去。拉扯中,他们重心不稳,摔倒在榻榻米上。

背先着地的是审神者,但是他借着跌落的势头又滚了半圈,硬是将山姥切压在自己身下。

被迫中断的吻又开始了,但双方都只是毫无章法地啃咬着对方的唇舌,不安的情绪在唇齿间流转。

平日里游刃有余的山姥切此时也有点力不从心,在他的几番推搡下,审神者终于放开了他。停下之后,两个人都大口喘着气。


稍稍平复了一下呼吸,审神者犹豫着开了口:“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山姥切愣了一下,瞪大了眼:“不……我怎……”

审神者打断了山姥切的话,放心地笑了:“我还以为问了这个问题山姥切会生气呢。太好了!那我就当这是山姥切的告白收下了哦!”

山姥切再次脸红了,但他没有否认,也没有反驳。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审神者追问。

“因为……”山姥切顿了顿,说出了实话,“因为你身上有陌生的味道,有别的本丸的气味。”

没有料想到是这样的回答,审神者懵了。

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这么看来,理亏的人其实是自己。


“啊……最近确实见了其他的审神者呢,原来还会有气味吗?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

他愧疚地松开压住山姥切肩膀的手说:“对不起啊,这么多天了我都没注意到这点,也没考虑到你的心情。我以后一回来就先去洗澡。啊!我现在就去洗澡。”


“等等。”山姥切反射性地拉住他的衣襟。

“嗯?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你快去。”山姥切慌张地松手。


审神者意味深长地看了山姥切一眼。


“不如山姥切陪我一起洗吧。”

“你……你在说什么!”

“这样也好确认我是不是把别人的味道洗掉了,你说是不是。”审神者狡黠地笑了。



-end-




于是审神者就拉拉扯扯地把山姥切拐进了澡堂。

然后干了个爽(x


-true end-



虽然连车门也没有

但也算是推了极被了!

好开心!!(什么

歪头杀(x

阿一太可爱了 最近总是想画他(爬墙了爬墙了

【极被x审】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毛病真多 2【R】

【晚睡强迫症篇】

·这次是极被x男审(注意!)

·有轻微R描写 但应该是含蓄到不会被屏蔽的程度(x

·早睡早起身体好(你醒醒 看看现在几点)



审神者近来一直精神不振,一段时间总是发低烧,最后甚至在本丸的走廊上晕倒了。

醒来后就发现山姥切在边上守着。

山姥切的表情很复杂:先是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欣喜,松了口气,然后是担心和生气。

药研说晕倒是因为常年晚睡,累倒了。

因为晚上的时间不利用起来感觉太浪费了嘛。审神者说。

歪理。山姥切无情地驳斥。


于是审神者被勒令十点前睡觉。

这也太早了吧?审神者委屈。小学生都没那么早睡,十一点半怎么样。

最晚十一点。山姥切的话十分坚定,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好了伤疤忘了痛”这句话说的就是审神者这样的人。

精神一好就忍不住想熬夜。

不从夜里偷点时间干自己喜欢的事怎么对得起白天那么努力的自己呢。审神者想。

但是忽视了极短们夜间侦查值的审神者很快就为此付出了代价。


山姥切听说审神者病刚好就被又在熬夜,纵使他脾气再好也忍不了审神者屡教不改。

于是某天夜里,当审神者躺在被窝里悄悄掏出手机时,山姥切突然拉开了纸门。

审神者吓得把手机塞回了被子里,试图装睡。

山姥切可不吃这一套,径直走向审神者,准备掀被窝。

审神者死死拽着被子。

可是审神者的力气怎么能敌得过付丧神呢。

两人对峙了一会儿——

是山姥切赢了。


山姥切压制着审神者。一手拿着审神者的手机,一手按着审神者的手腕。

山姥切看起来相当生气。


审神者躺在榻榻米上动弹不得,身边是被掀开的皱成一团的被子。

道歉的话语在这种气氛下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就这么僵持着。

何况山姥切也不用这么生气吧。审神者不愿示弱。


审神者和山姥切对视了很久。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失去了暖烘烘的被子,审神者感到自己的四肢逐渐冷下来。

本应是如此的。

但是现在状况有点不同。


是怎么失控的呢。审神者已经记不得了。

不如说现在也没有余裕思考这件事了。


庭院的虫鸣声逐渐听不见了。

审神者回过神来,回荡在耳边的是自己甜腻到近乎陌生的声音。

审神者倏地羞红了脸,双唇紧闭。

总觉得自己和山姥切的位置反了。审神者心有不甘。


极力忍耐下喉咙里漏出的闷哼声是审神者暗中较劲的信号。

山姥切读出了审神者的意思,于是没有给审神者继续胡思乱想的余地。


审神者输了。

一阵阵窜过全身的酥麻感让他难以承受。

意志逐渐崩塌,抵抗变成迎合。

他终于忍不住讨饶,而松开双唇后的话语尚未出口便已破碎不堪。


偶尔就这么随波逐流一下也没关系吧。审神者放弃地想。

于是他从刚才就一直没触碰山姥切的双手,终于抚上了山姥切柔软的金发。

受到鼓励的山姥切在审神者唇上落下一吻。


意识像是在海浪中翻腾,又像是在风雨中飘摇,审神者不知所措,一遍又一遍喊着山姥切的名字。

他好像听见了山姥切的回应,好像听到不善言辞的山姥切说了什么难得的话,但又什么都听不见。

急着想让山姥切再说一遍,可惜发出的声音和想说的话相去甚远。审神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只觉得一切都同意识一起远去。


眼前一片空白,夜色却正浓。



审神者醒了,看到山姥切守在床边。

回想起前一晚发生的事,耳根都红了。

把脸埋到被子里之后,审神者觉得自己简直被从前的山姥切附身。

山姥切看着他,面色不改,却也有些动摇。


以后不许晚睡了。山姥切凑近鼓起的被子说。

见审神者没有动静,山姥切沉默了一会儿,掀开被子。

只见审神者一脸不服气的表情还没完全藏好。


审神者自知暴露没有在反省的事实,自暴自弃地小声嘀咕。

打破约定是我不对啦,但是你!

审神者正准备拔高声音,却突然停住。

我?山姥切反问。

你、你也不用…… 审神者说着就没了下文。

山姥切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不再追问。


审神者挣扎着爬起来,却失败了。

他气鼓鼓地坐了一会儿又释然了,理直气壮地指挥山姥切把早饭拿过来。

山姥切愣了一下,好笑地看着审神者,乖乖地去厨房了。


离开房间,山姥切回忆起昨晚的事。

想必审神者也发现了吧。他边走边想。



山姥切一直都知道,审神者虽然在自己的事上显得笨拙,但是只要是有关他的事,总是莫名的敏锐。

尽管现在还不会对审神者坦白,但昨晚怀揣的那一点小心思,审神者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end-








btw.

如果不想得那么多的话,就是一个:

从此审神者每天不是乖乖早睡,就是被日昏过去(x),总之不再晚睡了

的可喜可贺的故事。

不想上色结果贴了网点 画完觉得自己实在是思路清奇 一点也没有省力其实(。

摸了个阿一
单纯的侧脸练习(画画真难qwqq

画了个q版总司ww 为了和之前画的阿一颜色配一点稍微调了下色
P2是前天画的阿一 稍微改了下
P3是不带背景的 原本的颜色(其实没多大差别
P4线稿 果然还是线稿最好看了
不过脸朝右真是怎么画怎么不顺手orz 这样勉强可以凑一对头像x 那就随私心加个冲斋tag吧(不

本来想画个Q版 结果感觉画成了幼年阿一??小男孩真好!!(不是
P1带背景 P2不带背景 P3线稿
窒息的是 线稿看起来还挺好 上色就感觉气质不对了??画完之后好不容易搞出个沙雕背景 发现不加背景比较好看qwqq 所以我这半天都是在干嘛??

呜呜呜被被终于摘被单了!!
激动得瞎蒙一发 重在参与(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