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_消失的泠一

这里泠一ww
被安室透实力圈粉
重陷陈年冷坑薄樱鬼/总司阿一双推
吹爆ATR/そらる真是太好了/世界中心まふまふ!!
刀剑乱舞游戏&花丸&活击&舞台剧/被被!!
荒牧真是太可爱了!小演员是世界的珍宝
松家末子推/oso推/所以吃红松(喂)
钢炼!!银勺子!!我爱牛姨!!!
JG佐三/可能更喜欢结三(只是没粮吃)
小排球二传推全员推/菅原天使/月月帅炸
还有快新快/dover组/极东/雪兔组/等等等等

想画明信片和太太们交换qwqq但是线稿画了一半突然发现年底前怕是画不完了

学校一堆ddl和考试 我要垮了(哭

今年注定是条咸鱼

自我满足摸鱼

还是这套衣服ww他们这套真是配一脸

还有赤井你太难画了!!我摸得一点也不快乐(x

透子的眼睛好难画啊救命hhhhhh

明明应该是最好画的男人之一 结果卡在眼睛上了x

摸鱼

万圣节的猫化被被(x

极化前的小奶猫被和极化后的男前猫被(披着被单是因为我忘了ry

P1 万圣小幽灵被被

P2 刚刚那个牛郎(不是)被被的修改

【审x极被】连续晚归会解锁怎样的被被

·男审x极被(注意!)



最近,这个本丸里一直冷冷清清的。

虽然每日的出阵和内番都有安排,乍一看似乎和往常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其实审神者这几日白天几乎没有出现在本丸过。要不是他每天深夜回到本丸,山姥切都快以为审神者要抛弃这里了。


第五天夜里,山姥切像往常一样叮嘱晚归的审神者早点睡觉后,就要转身离开。

“你生气了吗?”审神者一把拉住他。

山姥切愣了一瞬,随即一偏头答道:“没有。”


“是因为我最近回来太晚了,还每天把文件留给你一个人处理吗?”

“都说了,我没生气。”


“都相处了这么久了,你觉得我连这都看不出来吗。”审神者无奈道,“最近有点突发状况,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早出晚归……”

然后审神者自顾自地解释起来,时不时还夹杂着抱怨时之政府总是派人去干一些苦差事之类的话。


“可以的话我当然想整天和山姥切待在一起啦!”审神者突然爆出这一句话。

“唔!”山姥切睁大了眼睛,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失去了被单的掩护,山姥切只得抬手挡脸。

但毕竟是极化回来的刃,尽管耳根都红了,他的理智还没有完全飘走。


“我知道的……”山姥切说。


“那为什么?”


见山姥切不回答还转身就要去拉开纸门,审神者一手抓着他的手腕拉向自己,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亲了上去。拉扯中,他们重心不稳,摔倒在榻榻米上。

背先着地的是审神者,但是他借着跌落的势头又滚了半圈,硬是将山姥切压在自己身下。

被迫中断的吻又开始了,但双方都只是毫无章法地啃咬着对方的唇舌,不安的情绪在唇齿间流转。

平日里游刃有余的山姥切此时也有点力不从心,在他的几番推搡下,审神者终于放开了他。停下之后,两个人都大口喘着气。


稍稍平复了一下呼吸,审神者犹豫着开了口:“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山姥切愣了一下,瞪大了眼:“不……我怎……”

审神者打断了山姥切的话,放心地笑了:“我还以为问了这个问题山姥切会生气呢。太好了!那我就当这是山姥切的告白收下了哦!”

山姥切再次脸红了,但他没有否认,也没有反驳。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审神者追问。

“因为……”山姥切顿了顿,说出了实话,“因为你身上有陌生的味道,有别的本丸的气味。”

没有料想到是这样的回答,审神者懵了。

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这么看来,理亏的人其实是自己。


“啊……最近确实见了其他的审神者呢,原来还会有气味吗?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

他愧疚地松开压住山姥切肩膀的手说:“对不起啊,这么多天了我都没注意到这点,也没考虑到你的心情。我以后一回来就先去洗澡。啊!我现在就去洗澡。”


“等等。”山姥切反射性地拉住他的衣襟。

“嗯?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你快去。”山姥切慌张地松手。


审神者意味深长地看了山姥切一眼。


“不如山姥切陪我一起洗吧。”

“你……你在说什么!”

“这样也好确认我是不是把别人的味道洗掉了,你说是不是。”审神者狡黠地笑了。



-end-




于是审神者就拉拉扯扯地把山姥切拐进了澡堂。

然后干了个爽(x


-true end-



虽然连车门也没有

但也算是推了极被了!

好开心!!(什么